多面社长


  闹剧开始我应该站在纳新台前,我要伸手,但仅仅低头这种拙劣的伪装马上就迎来了爽朗的接应。哎,想不到他也在啊,那在面试时放我一马,看来是非常稳健了,于是继续上前拿报名表,不禁喜形于色。
  “啪”,一双遒劲的手挑开了我常年握笔风趣的爪,当时那表就离我远去。我想要是早上几年,就一记飞龙探云手缠他小臂一往上,锁住喉咙,猛一用力摔之在地,取走文书,再拍尘土拂衣去。
  但回到当下,我只能任由被握着双手,无所遁形。他好不亲热,笑逐颜开。但凡那管事的问起,便“这是我兄弟”搪塞过去;但凡那拿表的手伸去,他便“舍友客气啥”将其挑开。当时许多人在场,他张罗得头头是道,丝毫不乱分寸。唉,真是我小家子气,看他这般自信,也只能羞愧遁走了。
  于是几天过去了,我成了所谓的隐形社员----每次开会不用去,新人聚餐也不参与。他找到我,就称不会少了社团证,每次活动有学分。嗯,真是个豪爽的人啊,我暂时忘记了之前的不快。
  很快就迎来了第一次社团活动:一场爱国演讲。他拜托我去参加,毕竟新人可能不太重视这种活动而丢了排面。我自然不能推辞,事先准备了稿子与正装,也算为活动成功做一点微小的工作吧。
  那一天终于来了,我却停留在活动室门口徘徊。这次活动是按部门坐的,隐形的我是找不到位置的。所幸有个部长与我同班,看我在门口无处可坐,就让我占了她作为部长的位置,自己离开了。
  活动到中途我发现,这次上台的只有新人,也没有人穿正装,很多人稿子都念得不甚流利,我在等待着序号时出神,也有一丝混迹于后辈之间的羞愧,主持人的催眠更是让人昏睡。
  正当主持人在念着下一场演讲的题目时,他上场了:“大家停一停”----哦,他是想炒热气氛。“前面的演讲怎么都这个样子?”----真是有社长训话的风范啊。“下面我有请我舍友来做一场演讲,给后面的同学做一个示范”----跟我有什么关系?
  唉,不情愿也得上呐,哪怕瞪着我的人不在少数,我还是以张扬的语调完成了演讲。当然,我的水平并非有多么高,但足够正式和自信应该是不错的交稿,我后面的几位选手精神饱满了许多。
活动进行到总结了,每个部长都要上去象征性说两句。唉,我真是如坐针毡,因为我似乎为了找一个座位而赶走了一位部长。
???
  果然,听听他们说的话----
“不要以为你跟社长关系好,就可以在社团里为所欲为”
“你可以跟社长打个招呼就进这个社团,但是他说的话对我并不管用,要是不好好干照样会被踢出去。”
  ………
  当然,他们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我,我一直低着头也让他们忽略了我占了某部长的位置。
  我又得羞愧遁走了。
  过了几天,他找到我,说社团证暂时弄不下来,先等等,下次纳新时就给我补上,活动还能照常参加。
  又过了几天,他把我移出了社团群,嗯,我能感觉到那几个部长肃清一个不守规矩之人的得意。
  再过了许久,听那个社团的一个部长告诉我,他们某一届社长把社团证卖了几张出去,现在社长和所有的部长都没有社团证,只能退社时拿下一届社长和部长的证写自己的名字,一直重复下去……
  然后我彻底没有再了解那个社团的消息。

声明:紫罗兰与樟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多面社长


落英伤伤隅内花,匆匆随梦坠白沙